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正文 第一二九零章 多么痛的领悟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2019-01-12 19:22      字数:3741
热门推荐:
    叶信三人在山坡上停下了脚步,默默的看着下方,山坡下有一片池塘,十几棵紫色的柳树,一个人正躺在池塘中的一块岩石上休憩,身上盖着一片大荷叶,不过那个人的双脚和小腿都露在了外面,脚的肤色白皙如玉,又很小,小腿也显得非常纤细,所以应该是个女子;池塘边有个戴着斗笠的人正在钓鱼,鱼竿、鱼线都呈灿金色。

    一棵柳树下的树荫中,坐着两个老者,他们在下棋,左首的老者红光满面,身躯魁梧,留着长长的胡须,右首的老者显得很慵懒,穿着雪白的长袍,时不时的发出轻咳声。

    还有一个人负手而立,似乎在观赏天河中不停绽放的雷暴,只给叶信等人留下了一个挺直的背影,肩后左右挂着两柄长剑,不过剑鞘和剑柄都被层层黑布包裹着,看不出剑的品质。

    “他们是来找麻烦的?”神夜低声说道。

    “嗯。”叶信点了点头。

    真神是一种达到了返璞归真境界的大存在,他们爆发时,会释放出毁天灭地的力量,他们收敛气息时,又会变得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甚至连那些最底层的修士都不如。

    “这就是要开打喽?”神夜说道。

    “你们退远一些,我可以对付他们。”叶信说道。

    “什么意思?瞧不起我们两个?”神夜瞪起了眼睛。

    “如果来的只是法身,我不介意你们多积累些经验。”叶信说道:“可现在面对的是真身啊……知道真元两界诸神为什么不愿离开自己打造出的神域,只是释放法身去行使自己的意志么?法身被毁,总有挽回的余地,可真身间的冲突是极其惨烈残酷的,稍有不慎,便是身殒道消的结局。“

    “你也仅仅是比我们快了一步,能比我们两个强多少?!”神夜还是有些不服气。

    “我至少比你们有经验,而且我的境界越高,经验就越多,虽然暂时是别人的经验,但很快能变成我自己的。”叶信笑了笑:“何况你们尚没有开府立邸,没有自己的神域,你们还不算真神,而我的神域就在虚空之内,也就是说,我走到哪里,神域就在哪里,这是最大的优势。”

    “他们离开老巢,跑到这里找我的麻烦,无异于自寻死路。”叶信抬头看向远方:“来的不止是他们几个,你们不出手在后面坐镇,反而能起到威慑效果。”

    神夜被说服了,他咧了咧嘴:“那你自己小心吧。”

    叶信迈步缓缓向着山坡下走去,他每踏出一步,一片片红颜草便会在他脚下成型,如地毯一般铺向四面八方,只是几息的时间,方圆数千米之内已遍布红颜草,如幻光状的火焰不停的升腾起来,甚至连高空中的天河都被染成了淡淡的红色。

    不过,红颜草无法欺近山坡下的那几个身影,他们身边几十米的范围,依然保持着原状。

    女子似乎还在睡觉,钓鱼的还在钓鱼,背后挂着双剑的人依然留给叶信一个背影,而两个老者却没办法继续下棋了,那满面红光的老者一只手悬停在半空,手中的棋子迟迟落不下去。

    神域分为两种,一种是以自己的气息、力量凝成的防御圈,这叫领域,一种是以开府立邸之地为中心,经过长时间的经营形成的大气象,这叫邸域。

    达到大圣境,便可以慢慢淬炼自己的领域了,只是因为力量强弱,分为圣域和神域,而邸域是真神才可以拥有的,在邸域之内,他们自己就是山门,就是大川大河的灵脉,力量自然可以达到最大化。

    当然,真元两界诸神修行的方向不同,所以领域、邸域都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差别,譬如说无道者,干脆放弃了邸域,选择把自己的领域淬炼到了极致,天帝钟馗的真正根基并不在帝宫,而是虚空中的冥府,所以那怀奇先生才有机会潜入帝宫,冥府是无论如何也进不去的,除非天帝钟馗让他进去。

    随身带着邸域到处走,这可是天帝钟馗独一无二的本事,那几个身影看到了疯狂生长的红颜火,心中都掀起了惊涛骇浪,只可惜,他们还不知道,叶信的领域和邸域同样可怕,他的邸域传承自天帝钟馗,而领域则是传承自无道者,两种传承早已在叶信身上完美的融为一体了。

    “几位,借个路。”叶信淡淡说道。

    “咳咳……小哥,路就在你脚下,自己过去吧。”白袍老者咳得有些厉害,给人一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神荒,你的盐又吃多了是吧?连脑子都不清醒了?”叶信说道:“也罢,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白袍老者蓦然转头,一股无形的气息随之爆炸开,附近的红颜火被成片连根拔起,接着又被震得粉碎,化作无数火星四下迸射。

    “天帝是你什么人?!”白袍老者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是说钟馗?看到了红颜火,还不知道我的来历?”叶信摇了摇头:“让我来猜一猜,你们谁会忍不住先出手……拓天,属你的脾气最为暴躁了,在等什么?”

    坐在池塘边的渔夫身形突然一震,接着猛地甩动鱼竿,叶信周围百余米方圆的地面同时坍塌下去,形成了一座无底的深渊,接着一道巨大的鱼钩从深渊中升起,以闪电般的速度卷向了叶信。

    鱼钩显得很锋利,卷动的光影也比叶信大得多,如果被鱼钩卷中,那就不是开膛破肚了,而是会被绞为碎片。

    叶信的双瞳中闪现出无数道金色的光点,那鱼钩上同时绽放出震耳欲聋的炸响声,光影在刹那间便被叶信的杀意炸成万千道光弧,而那面池塘陡然掀起了惊涛骇浪,水花如喷泉一般卷起百余米高。

    挺立的背影终于转过身,用惊愕的目光看向叶信,两个老者都是呆若木鸡,连那躺着的女子也已坐起来,掀开了大荷叶,死死的盯着叶信。

    远方,孔雀抚掌而笑:“果然,前辈直呼钟馗的名字,证明我没有猜错,钟馗就是前辈的弟子!”

    事实上,叶信是因为与天帝钟馗恩怨纠缠,所以直呼钟馗的名字,而对孔雀来说,她的判断终于得到了证明,眼波中满是对自己能洞察秋毫的欣慰。

    此刻,叶信的视线落在了渔夫身上,微笑着说道:“这是第一次。”

    场中几个人影都是如遭雷击,他们的脸上充满了茫然和唏嘘,因为叶信的话让他们回想起了多年之前,那一次也是拓天第一个向天帝钟馗出手,然后天帝钟馗亦同样对拓天面带微笑着说,这是第一次!

    “接下来该你了吧?烟罗!”叶信的视线又落在了那个女子身上。

    “你……你……”那女子的脸孔骤然变得扭曲了:“是您老……回来了……”

    在他们重叠的记忆中,拓天出手之后,吃了闷亏,接下来是烟罗向天帝钟馗出手,似曾相识的画面,似曾相识的强大,似曾相识的淡然,让他们坚定无比的心境全面溃乱了。

    叶信微笑不语,他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着,以前他无法断定黑麒麟的立场,不知道双方是友是敌,现在有真神挡路,那么黑麒麟的立场就明朗了。

    不过,黑麒麟原本只是二十大山中的一位山主,仅仅因为最听话、最乖巧,所以得到了天帝钟馗的喜爱和信任罢了,凭什么能昭令各方山主和大宗?

    继续推理下去,原因应该出在天帝钟馗的造化之力上。

    “黑麒麟动用诡计,吞了你们的造业,对吧?”叶信缓缓说道。

    这句话出口,几位真神的气息更加溃乱了,那叫烟罗的女子是最先崩溃的,她突然双膝跪倒在石块上,哀声叫道:“您老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其他真神本就落入了六神无主的境地,见烟罗跪倒,他们也本能的跟着跪下去。

    事实上,他们还有些理智,所以做出了这种姿态,而山坡后方的神夜已是彻底凌乱了,他本以为能看到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决战,谁知只看到了一招,局势便已全面逆转,他发出了近乎抽搐般的声音:“这这这……这这这这……”

    “不能让他开口说话的!”一边的千代无双突然说道:“我早就领悟了,要不然一见面就打死他,要不然干脆跟着他,如果让他说话了,便会发现,你突然不再是你自己了。”

    这确实是千代无双自己的领悟,不过这种领悟很痛……

    “我既然已到了这里,肯定要为你们讨回公道。”叶信说道,接着他的气息突然暴涨,一尊巨大无比的法身从他身后升起:“让其他山主和大宗都过来吧。”

    看到穿着大红袍,也看到了绚丽无比的寂灭之花的背景,几位真神再不迟疑,那个叫拓天的渔夫立即起身向着后方掠去。

    意料之外的变化,让远方的孔雀也是目瞪口呆,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喃喃说道:“黑麒麟真是蠢到家了……他岂不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吞了其他山主和大宗的造业,强迫他们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等于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在黑麒麟保持强大时,他们只能为虎作伥,只是,在出现了报仇雪恨的希望之后,哪怕是小小的一点希望,局势便有可能彻底逆转。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