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六卷 第三十一节 不祥之兆
作者:瑞根      更新:2019-01-15 21:56      字数:4151
热门推荐:
    汪剑鸣走了。

    和于峥嵘相比,汪剑鸣更现实,或者说更符合一个体制内干部的做法。

    在沙正阳看来,于峥嵘是觉得自己高升了,和他不在一个层面上了,而他也不愿意再来麻烦自己,或者说,抹不下那张脸,但汪剑鸣却能做到。

    事实上沙正阳不知道其实汪剑鸣在来之前,一路上也还是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甚至还是在闻一震的“逼迫”下来的。

    他更多的把汪剑鸣和前世中汪剑鸣的形象混淆了起来,而汪剑鸣前世中这个年龄一样也还没有“进化”到这种为了获得资源和机会而见缝插针的状态下。

    这都有一个过程。

    无限感慨中沙正阳也接受了这样一个现实,那就是每个人都不得不在成长的过程中付出一些代价,比如牺牲一些自己原来很珍视的东西。

    哪怕是自己也一样,只不过有了前世记忆这个优势资源,自己可以在选择上有更广阔的余地进行取舍。

    长河能源集团总部所在地位于汉都市区东部的雁阳区,据说得名于落雁湖以南,有一块雁阳碑,是唐代的遗迹,所以得名雁阳。

    汉都历来由东贵北富南穷西贱一说,东面和北面是传统的好地段,而南面和西面则一直是以工业区为主的区域,哪怕是市经开区和市高新区也都是如此。

    原来长河能源总部是准备选址在高新区的,但是后来考虑到和位于雁阳区的长河石油管理局位置太远,不利于联系,所以最后省里将省委第二招待所这一处fēng shui bǎo di划出一片给了长河能源集团。

    这样省委第二招待所被一分为二,靠东面这一块,紧邻在二环路南面的雁归东巷就成了长河能源集团的办公所在。

    雁归东巷虽然名义上是巷,但实际上也是一条足可容纳四辆汽车并行的街道,当然比起汉都市区的主干道来没法比,但是雁归东巷和雁归西巷本身就不是主要路段,所以相对僻静,本来属于省委第二招待所的侧门,所以反倒很适合办公。

    沙正阳开着钟广标的凌志ls400进大门时都还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个总经理助理居然能把总经理的汽车开出去不知所踪,可钟广标居然都没有问一下他。

    把车停好,沙正阳才算是好好生生站在车库边上打量着这一处被隔出来的小院落。

    说是小院落,其实也不小,省委第二招待所又叫雁东宾馆,没有第一招待所那么名气大,但是因为位置好,闹中取静,很多部委领导来汉都反而都爱住雁东宾馆,只不过那都是八十年代的事情了。

    随着一大批四星五星级酒店落成,原来省委省zhèng fu的招待所迅速在市场化大潮中黯然失色,虽然它们也力图想要跟上时代潮流,但是很显然固有的运行机制使得它们根本无法像彻底市场化经营尤其是外资酒店那么灵活和与国际接轨,其结果就是慢慢黯淡下去,顶多是有大型的会议时才能捡点儿残汤剩饭,而平时也只能靠卖省委省府招待所的金字招牌,打打情怀牌来招揽生意了。

    省委第二招待所也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走上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最终和已经改名为雁栖楼宾馆的省委第一招待所合并裁撤。

    而现在省委第二招待所的所在,事实上已经成为雁栖楼宾馆的贵宾楼所在,主要接待中央部委和兄弟省市来客,当然像中央部委一些下挂锻炼的干部也都住在这里。

    新修起来的围墙把长河能源集团与贵宾楼那边分隔开来,围墙居然做了旧,显得古色古香。

    临墙还有一片小树林,如果不走近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这是一处新修的围墙。

    这是沙正阳第三次来集团办公所在,之前两次,一次是班子见面会,只开了不到十分钟,因为工作因素,就是做了一个相互的简单介绍。

    一次是组建赴京的先前组,也是来见面,顺带看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

    这是一处老旧的楼房,二层楼,有点儿像当初他和孙妍同居时所住的省计委老房子,但更有格调。

    幽深的门廊,原木的楼梯和地板,估计应该是五六十年代的风格了,踩在上面,富有弹性。

    打开办公室,里边早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也收拾得十分整齐,自己从真阳带回来的一些书和资料被放在靠墙的一排仿古书柜里,二十四史和四大名著以及马恩列斯毛大部头著作都摆放在其中,这显然是统一安排布置的。

    一台簇新的thinkpad560超级便携本,安装了才推出的新货,据说也是当下最轻便的笔记本电脑。

    钟广标知道沙正阳习惯于用笔记本电脑,所以干脆就让办公室没有给沙正阳的办公室配备台式电脑,而是直接给他弄了一台最新款的笔记本,价格不菲,但是对于长河能源集团来说就真不算什么了。

    办公室起码有四十平方,四排老式木制窗户给人一种回到了in guo时代的感觉,崭新的深棕红沙发,和地板上地毯颜色很配。

    老板桌桌面很大,摆放着两部座机电话,一部是集团内线,一部是外线,台历翻在了今天,显然是每天早上都应该有人帮自己在打扫。

    这栋二层楼小楼一楼是集团办公室和总经办、党委办,二楼就是集团领导办公室了。

    因为尤万刚不在这边办公室,所以虽然为尤万刚保留了一间董事长办公室和小会客室,但是基本上没用过。

    每个集团领导办公室都有一间办公室,一间会客室,不过和地方上办公区域有些不一样的是,除了钟广标的办公室有单独一间秘书室外,其他领导的秘书都是两人一间,都在楼梯口,这样可以方便领导来客随时接待。

    另外还有两栋小楼紧邻着这栋楼,主要是集团财务部、战略规划部、生产计划部、监察部(纪委)、审计部、企管部、营销部、人力资源部、安环部、对外合作部、企业文化部(宣传部)。

    由于集团新组建起来,集团与旗下公司之间的权责划分还没有完全厘清,而向一家现代企业集团转化还需要一个过程,很多部门虽然牌子挂起来了,人员也开始在逐渐补齐,但是职责权利却还在一个磨合整合过程中。

    集团公司没有为沙正阳配备秘书,这是沙正阳强烈要求的。

    一来他知道自己近期可能在集团公司呆的时间不多,二来一个总经理助理还要带秘书,他觉得也不合适,三来也觉得自由一些。

    真要有一些简单粗笨活儿,有一个专职司机就足够了。

    坐在松软的大班椅里,摇了摇,感觉还真的有些不一样,这就是国企领导的味道,沙正阳摇摇头。

    再看了看放在桌边上的通讯录,上边印有一行字,内部资料,妥善保存。

    随意的翻开,第一页就是尤万刚的电话,紧接着就是钟广标,在集团公司领导最后一页翻到了自己的名字,手机,办公室座机,嗯,居然还有家庭电话?

    沙正阳愣了一愣,自己哪儿来什么家庭电话?

    但看看号码好像是市区的,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石油小区里只住了一晚上的那套房里好像还真的有一个座机电话呢。

    再往后翻了翻,就是旗下几大公司的电话了,一直翻到最后才是长川实业有限公司的通讯录。

    这也是自己分管联系的单位,他看了看,长川实业有限公司有五名高管,但是却没有总经理,排名第一主持公司工作的是副总经理吴庆龙。

    这个人沙正阳只见过一面,甚至没来得及说两句话,好像原来是长河实业有限公司的,也就是属于长河石油管理局的三产公司老总。

    长河石油管理局的三产规模很大,除了长河实业有限公司外,还有其他几家非主业的企业,其负责人挂着长河实业的副总,但实际上并不归长河实业有限公司管,而吴庆龙直接管辖的长河实业有限公司业务也从不让这几个副总插手。

    在和武阳石化和秦都石化两块的几家三产公司合并之后,集团公司却没有按照惯例任命吴庆龙担任整合而来的长川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而只是让他担任副总主持工作,具体什么原因,沙正阳也不清楚。

    正在翻阅着通讯录,就听到一阵急促的皮鞋声从走廊外橐橐响起,沙正阳皱起眉头。

    这种急促的皮鞋声就让人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多半是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一个一身青灰色职业套装的女子出现在沙正阳办公室门口,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但沙正阳也知道对方是集团办公室的,这栋楼里除了集团公司领导,就只有集团办公室和总经办,而总经办那几个人沙正阳都见过,而这一个很显然不是,应该是集团办公室的。

    只有集团办公室和总经办的工作人员才是统一要求必须要着这种职业装,据说这也是显示长河能源集团走向正规化和国际接轨的一个标志。

    ,小说,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