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九二章 狄九的怒火
作者:鹅是老五      更新:2019-01-12 22:25      字数:3641
热门推荐:
    狄九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以他的修为,就算是被人随便怎么杀,那都不可能杀的死,能杀他的只有那毒道纹。而现在他明显的没有陨落在毒道纹之下,而且毒道纹还以非常迅速的速度被他的规则周天剥离。

    可这是什么地方?狄九的神念扫出去,方圆数里都是一片雪林。他好像在一个洞中……

    狄九的神念再次落在了洞外埋在雪地中的五头独角兽尸体上,瞬间明白过来,他被人救了。可是谁会救他?还带着他躲在这个地方?

    洞中还有淡淡的幽香传来,这种香味有些熟悉……

    狄九很快就想起来了,这是单秀琪身上的香味,应该是单秀琪救了他……

    在狄九的脑海中很快就勾勒出单秀琪怎么救的他,单秀琪是在离开后,有些不忍心他被单家的人杀了,这才掉头回来,正好遇见他晕倒在戴呈市单家驻地的楼外。这很正常,当初单秀琪走的时候,就反复劝过他逃走,只是他不想浪费时间而已。

    一想起单秀琪,狄九的记忆瞬间清晰起来。他被毒道纹压制住的时候,神智完全陷入沉迷之中,仅存一丝意志控制规则周天和毒道纹抗衡。

    后来他感受到了一丝炙热渗透进他的身体……

    狄九抹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嘴唇擦的很干净,可是嘴里那淡淡的血腥气息,再加上洞府外面的那几头独角兽尸体,狄九哪里还不明白,这是单秀琪每天出去猎取独角兽,然后喂他独角兽的血。

    单秀琪可不知道,他就算是几万年不吃不喝也不会饿死。不过狄九肯定单秀琪喂给他的血,也起了一点作用。

    他的规则周天和毒道纹抗衡,哪怕一点点几乎不可查的作用,那也是非同小可。

    谢谢了……单秀琪应该出去猎取独角兽了,狄九心里暗自感谢了一声单秀琪。

    若不是单秀琪,一旦他的肉身被毁掉,或者是精神被剥离开来,将来就算是他能恢复,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后的事情了,甚至永远陷入沉沦之中,再也醒不来。

    在单秀琪的帮助下,他渐渐的康复,规则周天也开始慢慢压制毒道纹……

    狄九皱起眉头,这也不大对劲啊。他的规则周天就算是压制了毒道纹,他也不可能这么快醒过来。而且现在他的规则周天,比之前清晰的更多,似乎他的精神中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那是一种对生命的诠释,也因为这个,他对基础法则理解的更为透彻。

    对了,是因为他想到了甄蔓……

    狄九叹了口气,甄蔓是他的初恋,他明明已经将这个初恋忘记了,为什么还有这种执念,在精神陷入沉迷的时候想起这个女人?

    可是后面回忆起来的东西,狄九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竟和甄蔓做过夫妻之事,哪怕是在沉迷之中,狄九也觉得这不应该。

    只是那就好像真的一样,他似乎真的和甄蔓……

    狄九忽地站起,那绝对是真的,因为那件事之后,他的规则周天才更是清晰,就好像让他完成了自己寻常道途中的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一般。

    狄九的神念立即落在自己身上,他愈发肯定,自己真的做过这种事情。

    然而甄蔓绝对不可能在地球,更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和他做这种事情的,除了单秀琪还有谁?

    狄九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是单秀琪。这也太对不起人家女孩了,人家救了他,他还乘人之危。

    叹息一声,狄九想到了和自己有关系的女人,甄蔓,一个他的初恋,他以为忘记了,却还在记忆深处有一丝执念的女人。最后这一丝执念,让单秀琪为他画成了句号。也许因为单秀琪为他去了这一丝执念,才让他的规则周天更是清晰,才让他对天地规则的认知更为明确。

    沈梓语,一个和他前世有关系的女人。景沫双,和他成过亲的女超人。墨雨媗,那是天净门的弟子……

    最后他脑海中的画像定格在了单秀琪的清秀面容上,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妻子会是单秀琪。

    长长的吁了口气,狄九决定带走单秀琪。除非她不愿意和自己一起走,若是对方愿意的话,那他就带走她。

    命运这种东西真是很奇妙,在不经意之间,他就有了一个和他再也无法割舍的女人。爱情对他来说一样很奢侈,自从他斩断了对甄蔓的那一丝懵懂的初恋后,他就再也没有去想过自己的爱情,更是没有打算过和一个女人谈一场恋爱。

    虽然他没有谈过恋爱,单秀琪却帮他斩了对甄蔓的那一点点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执念。谢谢你了,秀琪。

    一旦定下心来,狄九再也不愿意想其余。单秀琪出去寻找独角兽了,她刚刚经历过那种事情,身体肯定很是虚弱。

    想到这里,狄九赶紧移开了石块,冲出了这个洞穴。

    神念之下,没有单秀琪的影子。

    狄九皱起了眉头,因为对天地规则的理解更为透彻,现在毒道纹每时每刻都在被剥离着,而他的神念也是每时每刻都在进步着。

    以他现在的神念强度,方圆十里也在神念之下,而方圆十里也是没有单秀琪的影子。

    单秀琪绝对不会跑出太远,狄九再也无法停留在原地等候。神念范围的一切动静,尽皆被扑捉到。

    很快,狄九就看见了一些凌乱的脚步。

    他从这些脚步中判断出来,其中一个人先停在一株枯树下。随后这个人开始转了方向迅速逃走,另外两个人跟着这个方向追了上去。

    前面的人并没有逃出多远,就被后面的人追上,然后还进行了一番打斗。狄九落在打斗的地方,神念在雪地中找到了一些血迹。

    他的眼神冷了下来,受伤的人很有可能是单秀琪,单秀琪还很有可能被抓走了。

    狄九跟着脚印,直到进入了戴呈市。

    ……

    戴呈市单家的驻地,几天前,狄九在这里杀了一个底朝天,今天这里再次来了一帮人。

    和前几天不同的是,这次坐在最上首的是一名鹰眼老者。在大厅中间,跪着一名披头散发的少女,正是单秀琪。

    单秀琪脸上的易容药物早已被洗掉,露出了惊人的美丽容颜。只是她的眼里有些惊恐,脸上更是一片苍白。

    “你虽然是一个野种,但单家也算是给了你一口饭吃,你不但不思图报,还逃出单家,联合单家的仇人杀我单家子弟。给你三秒钟时间,说出那个叫狄九的人去了哪里?否则的话,我会将你剥光了,丢到冒险者酒吧去。”老者的语气平淡,但是那语气中透露出来的杀气,却是让单秀琪浑身都打冷颤。

    冒险者酒吧,是一群亡命之徒喝酒的地方。自从地球出现了大群的妖兽和凶兽后,一些将脑袋提在手中的人就开始进入凶兽区冒险。他们都是活一天就赚到一天的人,所以有了钱大都全消耗在了冒险者酒吧。

    冒险者酒吧除了提供喝酒娱乐之外,还提供各种各样的女人。这些女人有些是自愿的,有些是被强迫过来的。这些冒险者连自己的生死不放在心上,岂能将这些给他们提供娱乐的女人生死放在心上?

    所以来这里的女人,只要是被强迫的,几乎是没有活着出去的,而且每一个女人死的都很是凄惨。

    “说吧……啪!”一名灰衣男子说了两个字,手中的长鞭直接打在了单秀琪的后背,这一鞭就将单秀琪单薄的衣服唰出一道血槽,碎布横飞。

    单秀琪脸色愈发苍白,她摇了摇头,“那狄九和我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他去了哪里我并不知道。”

    “骚蹄子,给我打!将她衣服打光了,然后直接送到冒险者酒吧去。”老者一声怒吼。

    那名灰衣男子手中的长鞭,再次一鞭打在了单秀琪的身上,这一鞭从单秀琪的后脑勺唰下去,直接将单秀琪打晕了过去,长鞭带出一片血花和一些碎布。

    尽管单秀琪晕了过去,这名灰衣男子显然没有就此罢休,他的长鞭再次一鞭打了下去。

    很显然,他要将单秀琪的衣服全部打光。

    只是他第二鞭只是刚刚打下来,就突然失去了力道,随即这名灰衣男子惊恐的看着他的手臂,他的手臂从肩膀断裂,跌落在地。

    等他发现后,鲜血这才狂涌而出。

    “真气刃芒……”坐在上首的那名鹰眼老者第一个反应过来,盯着出现在门口愤怒的狄九惊骇出声。

    真气刃芒就算是他也打不出来,传闻只有到了半丹境界才可以打出真气刃芒。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